玉瑶一声厉吼顿时在房中炸开,只见玉瑶怒气腾腾的走进来,只觉得心口被堵的难受,恨不得将眼前的人都给砍了。

  他们都是猪脑子吗?如果不是有她的男人,他们这狗屁的可汗,恐怕早就已经归天了!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陌染心里那个甜腻腻的滋味不断的往外冒。

  他倒是不介意做她背后的男人。

  “媳妇,你该在这里。”陌染将人拉到身边,手禁锢在她的腰间。

  两个人并排的站着,让冲进来的人无端的吃了一波狗粮。

  玉瑶上下的打量了一圈陌染,见他身上竟然沾染了血迹,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刚才跟谁动手了?我……打断他腿!”

  “嗯嗯,不用打断了,刚才我一不小心,把他手砍断了,媳妇,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不这么血腥了!”陌染可是时刻都记着玉瑶的叮嘱。

  这血腥了不好,影响美观,他记在心里。

  “砍的好,下次他右手打你,你就砍他双手,这样好看,对称!”玉瑶说完还气鼓鼓的,觉得陌染这次做的不够好。

  “嗯嗯,下次一定改正!”陌染在玉瑶面前,那可是乖的很。

  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房间里的人同时冒出来一个念头。

  这两个是什么怪胎!

  这砍人手还要对称美观?

  不行了,简直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这个女人就是个魔鬼,而身边的陌染难怪称煞神。

  有这么个怪胎媳妇,不煞才怪。

  “可汗!这两个人……”

  “夜泽是那耶的细作,将本可汗囚禁在屋里企图将我杀了灭口,是陌大将军及时出现救了本可汗,谁都不许伤害他,听见了吗?”凡达身子还虚弱的厉害,说完咳嗽几声,脸色惨白。

  “将那耶关起来,将夜老的尸体给我抬去旁边,本可汗等会儿一并安排!”凡达说完气若游丝。

  “……是!”待外面的人都出去了,这凡达整个人倒下去。

  “可汗!”夜赫忙将人安置在床上,求到玉瑶面前,“小祖宗,求您救救我家可汗,求您了,求您救救他……”夜赫的头磕的砰砰响,玉瑶听的一阵蹙眉。

  这个男人还真是实诚。

  “起来,你先出去找人包扎一下伤口,他,我照顾,还有,让下人去烧水。”玉瑶叮嘱一声道。

  “是,我这就去。”夜赫出去了,玉瑶认命往前走。

  小祖宗?

  陌染的目光从这个男人身上扫过,一个大汉竟然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叫瑶儿小祖宗?丢人。

  “不过……瑶儿,你什么时候收了这么大曾曾曾孙子?太傻!”陌染的声音紧挨在玉瑶耳边,让她险些连手中的针掉下去。

  不是太傻,简直傻的没脑子。

  不过这人是凡达身边的就说的通了!

  不都说物以类聚?这样看凡达也不是什么聪明的人。

  坚定完凡达也是傻子,陌染心里放松下来,这瑶儿是聪明人,绝不会喜欢一个傻子。

  眼看着玉瑶帮凡达处理好伤口,陌染看着还闭眼的人,越看越觉得想一巴掌拍死他。

  “行了,如果他有高热的现象就给他喝点药,至于身上的伤,决不能拆开,等明天我会过来帮他换药。”玉瑶跟身边的心腹吩咐一声道。

  “是!”玉瑶见这里没其他的事了,这才被陌染带了出来。

  两个人从房中走出来,周围的胡人看着陌染的眼神带着畏惧跟防备。

  “哼!”陌染冷哼一声,直接进了玉瑶的房间,进门陌染就握着她的手泡进了水里,一点点,仔仔细细的洗个干净。

  玉瑶觉得好笑,这家伙……

  完事了,陌染将人抱膝上坐着,头耷拉在脖颈处,眼睛始终落在玉瑶的脸上,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怎么了?”玉瑶缓缓转头询问道。

  “就想这么看着你,我家瑶儿怎么就这么招人稀罕呢?这不声不响的被人惦记,你说我是不是该把你关起来?”这个女人简直太胆大包天了,她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凶险?竟然敢明晃晃跟凡达谈条件。

  “不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救命的东西,根本就不怕,再说我这不是没事吗?”玉瑶转身,双手交叠在他的脖颈处,这般近的看着他,只觉得彼此呼出的热气都在不断纠缠。

  陌染安稳的将人安置在腿上,看着手中感受到的柔软,心里一阵旖旎。

  “玉瑶,今后这种事你再也不许私自做决定,否则……”陌染冷哼一声,双手紧绷的肌肉,脸上冷硬的线条都让玉瑶感受到他此时的警告。

  不用说,感觉到这股灼人的视线玉瑶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级龙卫只为原作者鱼果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果酱并收藏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