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淡淡一笑:“我这个人一向好为人师,尤其是喜欢跟人讲道理。”

  吴洋都要崩溃了。

  讲道理?

  就这么一边甩耳刮子一边讲道理?

  秦枫这个文学院的怕是对“讲道理”有什么误解吧?

  吴洋心里都要崩溃了,可还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不,不用了。”

  秦枫抬手又是一巴掌。

  吴洋哭丧着脸改口:“先生请讲!愿为其详!”

  秦枫当然不会真的无聊跟吴洋说这些,他看了看已经吓得两腿发抖的二十几个武学院二年级生,冷笑说道:“要不,我也给你们说说?”

  二十几个大男人头点跟小鸡啄米似的。

  秦枫一看就知道这些家伙都是欺负同学的惯犯,他笑了笑说道:“要不你们一人起个心魔大誓吧!”

  可怜这些个连修炼者都不算的武学生,大部分人都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心魔大誓”是个什么东西。

  只有吴洋一个激灵,紧接着遍体生寒。

  他家学渊源,所以才知道心魔大誓这种修行者当中的东西。

  只要立下誓言,一旦违背,立刻就会引发心魔,轻则修为倒退,严重的会直接生死道销。

  修为越高,誓言应验的可能就越大,后果也就越严重。

  这也是他即便还不是修炼者,也从小就被家里教育不允许轻易起心魔大誓的原因。

  秦枫作为一个普通学生,不可能知道心魔大誓的。

  也就是说,秦枫肯定隐藏了实力境界,甚至可能他在学校里的档案都是假的。

  再说了,秦枫现在的表现,活脱脱就是一个隐世宗门的绝顶天才。

  以那些宗门的势力,别说做个学校里的假档案,就是把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全部做一套假的出来都不难。

  想到这里,吴洋即便被秦枫抽得跟猪头一样,心里反而不觉得憋屈了,甚至还忍着疼挤出来一个笑脸:“前辈,这都是误会,误会……”

  秦枫眉毛一挑,看向吴洋:“误会?”

  吴洋赶紧点头:“都是误会,小子何德何能,敢跟前辈扳手腕啊?”

  二十几个武学院二年级生看到他们当中最飘的吴洋,对着秦枫一口一个“前辈”,更是吓得两股战战,完全不知道面前的秦枫究竟是何方神圣。

  秦枫冷笑出声:“要么发心魔大誓,今日之事不许透露半个字,以后也不许再欺辱文学院的同学,要么就只有废了你们那点可怜的武道根基,好过你们以后去害人了!”

  吴洋最识趣,第一个抬起手来,干脆利落发了个心魔大誓。

  后面几十个二年级生赶紧有样学样,如法炮制。

  更是为了给秦枫表忠,誓词一个说得比一个狠。

  就差说“如违此誓,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娼”了。

  秦枫这才点了点头,吴洋赶紧趁热打铁:“前辈,要不这事就此揭过了?”

  秦枫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吴洋顿时如蒙大赦,掉头就走。

  最先几步还保持着步伐慢慢地走,听

  到身后没有动静,好像是秦枫要反悔的样子,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

  连带着身后二十几个武学院的二年级生都好像惊弓之鸟似的逃了起来。

  偏偏就在这时,秦枫抬起手来,隔空揪住一人的后领子,直接将他从人群里拽了出来,直接扔到了自己面前。

  被秦枫“特殊优待”的倒霉鬼,不是别人,正是为虎作伥的吴明山。

  文学院之所以给全校都觉得好欺负,还不就是因为吴明山这些个吃里扒外的祸害?

  吴明山以前都跟着吴洋作威作福,这下吴洋都自身难保了,他顿时就萎了。

  本就身材不高,气质猥琐的吴明山此时被秦枫揪住领子,抖得跟筛糠似的,脸上更是挤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前,前辈有何指教?”

  秦枫冷笑出声道:“做你这个败类的前辈,我可真不敢当!”

  吴明山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妙,他低声哀求道:“前辈,前辈,我也不容易啊!您放过我,我,我以后什么都听您的,下学期,下学期我就安排您进我们院学生会,我……”

  秦枫听到吴明山的话就烦。

  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天到晚把“学生会”挂在嘴边上,语气是这个破人当了学生会主席之后,动不动就把“本主席”挂在嘴边。

  拿了鸡毛当令箭,真把自己当个官了,处处摆谱,跟他们这些大一的学弟吃拿卡要,还欺负大一的女生。

  当时在地球上的秦枫还觉得对方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牛掰人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儒武争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级龙卫只为原作者情殇孤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殇孤月并收藏儒武争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