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自己爹娘,夏曦长舒了一口气,今日算是做了一番铺垫,希望他们不会起疑心。

    与此同时,隔壁院内,一只竖着耳朵听着这边动静的玲儿听到夏文夫妇走了,满腔火气的去了牛氏的屋中,气急败坏的斥责,“娘,你今日也太冲动了,这下好了,以后你再也别想每个月得到三两银子了。”

    牛氏早就后悔的不轻,这几日,受了夏曦的气,她不敢如何,却全都憋在了心里,是以今日尤氏带着火气过来质问夏曦去哪儿的时候,她才没有忍住,呛声回去,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最后还跟尤氏打了起来。

    可回了屋,一想到今日没有得到心心念念了一个月的银子,心里抽疼抽疼的,现在被玲儿这样一说,不仅心里疼的更厉害了,就是脸上也火辣辣的疼。

    伸手摸住自己的脸,瞪着玲儿,“你也是的,怎么不知道拉住我?”

    玲儿差点气炸肺,声音猛然拔高,“我没拉你吗?是谁当时骂我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

    牛氏心虚的看往别处,“娘、娘那时不是气糊涂了吗?”

    “这下好了,你的一时糊涂,三两银子没了,不是,说不定以后他们再也不给银子了。”

    牛氏心更疼了,也慌了,“那,那我们怎么办?”

    玲儿气的一甩门帘,“我哪里知道怎么办?”

    一个月三两银子,除了她们娘几个的花销,还能剩点,可以给她攒点嫁妆。

    这下好了,不但嫁妆的银子没了,还得从以往攒下的银子里往外拿,要不然她们几个人就得喝西北风了。

    想到嫁妆,又想到自己大哥,带着火气问,“您到底知不知道我大哥在哪里?”

    牛氏心虚的眨眼,“我、我哪里知道?”

    玲儿急得直跺脚。

    芝儿进来,抿了抿嘴唇,“娘,大姐,你们不觉得大嫂这些日子和兰儿家走的很近吗?”

    牛氏没好气的白她一眼,“这还用你说,我又没有眼瞎。”

    “娘和大姐今日没注意,我可是看到了,今日柱子是挑着水桶,而桶里装着不少的肉。

    “你说什么?”

    牛氏蹦起来,眼睛瞪的老大,“装着不少的肉?”

    芝儿点头,很是肯定,“虽然离的远,可我看的清清楚楚,绝对是肉,还不少!”

    “这怎么可能?”

    牛氏不信,这魏家村,除了她们家,就连村长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次肉,更别说兰儿家了。

    芝儿再次强调,“我不会看错。”

    “那又如何?”

    玲儿不耐的打断她,“就算兰儿家买肉,那也是人家的事,和我们又什么关系?”

    “大姐难道忘了,自从那日以后,大嫂每日都去兰儿家吃饭,兰儿家以前都快揭不开锅了,现在却突然吃上了肉,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牛氏和玲儿也反应过来,齐声问,“你是说那个贱人给了她们银子?”

    芝儿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大嫂她们应该有了挣钱的法子。”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门丑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级龙卫只为原作者晗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晗路并收藏农门丑妻最新章节